输出怨妇

木姐你好!我现居美国,男友是美国人。三年前在国内认识,认识半年后他回美工作,我随后也赴美读研。两人属于一见钟情憧憬相伴天涯,但是刚到美国不久我偶然发现他在我们认识初期并没和前任断干净,此事令我勃然大怒性情大变,由自信阳光变成多疑怨妇。加上中断刚起步的事业回学校念书,负债累累,感觉放弃了一切来到美国,常常一生气就说要不是因为你我在国内过的好好的。他是白左知识分子,有些政治观念令我相当反感,成天想着普世大爱,家庭观念却很淡泊,并且还有丁克倾向,而我本人很喜欢小孩。现在毕业在即正在艰苦找工作,前程和感情都是茫茫。想放手回家的念头越来越强,求指点。求匿,谢谢。



答:你是一个庸俗的妇女,却想追求神雕侠侣的生活,结果被现状打回原形。
如果不跟这个白左到美国,你在国内又如何呢?
本科学历,公司小职员,偶尔淘点打折名牌,去高档场所喝喝咖啡,交几个所谓上流朋友,然后做着王子开悍马来迎接你的梦。结果只是被上司睡睡,被客户睡睡,被大叔睡睡,被小白脸睡睡,每一次你都当成爱情,人家拔屌无情。眼看房价高涨,车位紧张,你想抓住一个潜力股嫁嫁也好。
于是相亲认识个公务员,政治正确,收入稳定,家人拍板,谈论论嫁。为首付各家出多少,酒席办几桌,彩礼给几万,是否和老人同住,开了十八次大会,才勉强落幕。开始了供房供车的苦逼日子,老公朝九晚五,回家看看电视打打游戏。说周末出去玩玩吧,他说不如去看看父母。说长假去旅游吧,他说日本太贵泰国太热秦皇岛上吹吹风就好。说结婚周年你送我个大礼吧,他说你生个儿子送我先。你指着他的鼻子大骂:你这没出息的公务狗,老娘眼瞎跟了你,当年追我的人排队到美国,要不是你,我早移民住大别墅了!
伤心之下,拨通美国前男友的电话,问他可好,他说还好,就是川普有点烦人,你呢?你说,我的生活看不到阳光,被短浅的中国男人磨灭了梦想,亲爱的,我真不想变成家庭妇女,太可怕了。他说,你来,我在美国等你,我们有许多事可做,周末还要参加个游行,为难民申请圣诞福利,他们连黑五的东西都抢不起,太可怜了……
你默默挂了电话。本来你想说:给我订张机票,我去看你,我想留在你身边,和你一起沿公路旅行。我决定离婚,因为我爱你。
你推开家门,公务员老公白了你一眼,慢悠悠地说:我同事他老婆去年投资了一个项目,今年拿到分红买了三环边的房子,多大你知道吗?388平,客厅够打保龄球。这小子眼光这不错,靠自己一辈子都奋斗不到啊。他周末请办公室的人去暖房,你说准备多大的红包合适?对了,你别光跟我吵架,把我衬衫熨一熨,他家暖气大,说跟夏天一样……
“要不是因为你”是个最无力的假设。世上如果有后悔药,人口能减少一半。你做美国梦时,并不觉得国内的生活好,只是把美国想得太好。你男友这种类型,适合女作家女诗人女权主义者,她们一样理想主义,又有谋生能力,而且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自得其乐,不像你有男友过得还不如凤姐。白左的好处是,他不会管你做什么,只要你不管他做什么。哪怕你和他结婚,拿了绿卡,再找个男朋友生孩子,只要不用他养,他估计都没意见。他们尊重同性恋,尊重妓女,甚至尊重穆斯林。他的普世大爱不能给你依附,但能给你自由。当然,在我国许多妇女眼里,独立自由等于不负责任,所以你借个钱读个书找个工作感觉吃了好多苦。
如果在美帝装逼不下去,就滚回来受亲妈逼婚直男折磨吧,那如一股熟悉的地沟油味,深到你骨髓。 最后说一句:过不好是自己的问题,与别人无关。